本是避风港的家庭为何会伤人:那些有毒的家庭体系

  与观念一样,规矩也分说出口的和未说出口的两种。经常说的规矩可能很随意,但会更清楚一些,例如“每个圣诞节都要在家过”“不许和家长顶嘴”。因为说出口的规矩具体明确,成人后的我们会审视、质疑,甚至推翻它们。

  未说出口的规矩牢固地控制着我们的生活,想要去改变,我们首先要理解它们。

  记住,你的父母也有父母。有毒的家庭体系就像高速公路上的连环追尾,其恶劣影响会代代相传。这个体系并非你的父母所发明,而是从先辈那里继承的一整套逐渐累积而成的感受、规则、交流、观念。

  如果你想弄清楚有毒的家庭体系内部的困惑和混乱,首先你要审视这个体系的观念,尤其是那些决定亲子关系和子女行为方式的观念。有些家庭强调孩子感受的重要性,有些则认为孩子是二等公民。不同的观念决定了家庭成员不同的态度、判断和理解。观念具有很强大的力量,能够区分是非好坏,也能够决定一个人的人际关系、道德价值、教育程度、性别观念、职业选择、行为准则和经济状况。它们形成了一个家庭的行为模式。

  但是未说出口的规矩就如同牵动木偶的看不到的线,父母通过它们在幕后操控着孩子。我们经常都意识不到这些规矩的存在,比如:不许比你爸爸更成功。不许比你妈妈更快乐。不许过你自己的生活。必须永远需要我。不许抛弃我。

  明智、成熟、有爱心的父母所持有的观念会考虑到家庭中每位成员的感受和需求。他们会为一个孩子的个人发展和随之而来的成熟独立构建坚定的基础。这种观念很可能是:孩子的叛逆心很正常。故意伤害孩子是不对的。应该多鼓励孩子犯错误。

  李——就是那个网球教练,她母亲为她做这做那,没完没了——就生活在十分消极的隐性规矩之中。当李的母亲打着帮忙的旗号出现在李的身边时,就是在一遍遍地强化这个规矩。当她开车送李去旧金山、打扫李的公寓、为李准备晚饭时,她自己心里的观念是:“只要我女儿不能照顾自己,她就得需要我。”这个观念转化成规矩就是——不要自力更生。当然,李的母亲从没有把这条规矩说出口,如果问她,她也会矢口否认自己内心希望女儿永远不能自立。但是她用行为明确地告诉了李怎样才能让母亲高兴——永远依赖母亲。

  当你小的时候,家庭就是你的全部。家庭教会了年幼的你如何去看待这个世界,你才能够决定自己是谁、该如何与人相处。如果你的父母有毒的话,很可能你会做出如下自我评价:我没法相信任何人。我不值得被人关心。我永远都不会成功。

  规矩:说出口的和未说出口的

  如果迈克没有来接受心理辅导,他很可能又将这些观念传递给他的子女。现在,他在辅导过程中意识到了父母灌输给他的那些隐性观念,开始质疑并否定它们。和很多有毒的父母一样,面对孩子的觉醒,迈克的父母采取了一些策略,企图重新控制迈克。他们责怪迈克,并收回他们的爱。幸好迈克已经对自己与父母的关系有了新的认识,这一次他并没有重蹈覆辙。

  我想变好,不想再抑郁下去,我不想再搞砸我的感情,不想继续过现在的生活。我不想再愤怒、再恐惧。但是每当我采取一些积极的措施,我就会搞砸,好像我很害怕告别这种痛苦似的,这种痛苦已经成了惯性,仿佛我就应该承受这种痛苦。

 

  前面说过迈克的故事,当他想从家里搬出去住的时候,他的母亲曾经威胁说自己心脏病发作。他的一席话很好地证明了隐性观念的存在:

  观念一般分为两种:说出口的和未说出口的。说出口的观念会被人们直接表达出来,我们也经常听到口口相传的观念,它们以建议的形式出现,大多包含“应该”“应当”和“理应”这样的字眼。

  如果说观念和规矩是家庭系统的骨骼和血肉,那么“盲目地顺从”就是驱动家庭系统运行的肌肉。

  然而,想要推翻超出我们认知范畴的观念就难上加难了。未说出口的观念决定了我们对生活的许多理解,而我们又常常意识不到它们的存在。在一个家庭里,丈夫对待妻子的方式、父母对待孩子的方式都可以反映出某种隐含的观念,在我们从父母身上习得的行为中,隐含观念是很重要的部分。

  曾被父亲殴打的凯特向我们展示了想要逃离盲目顺从的束缚有多艰难:

  有毒的家庭体系就像高速公路上的连环追尾,其恶劣影响会代代相传。这个体系并非你的父母所发明,而是从先辈那里继承的一整套逐渐累积而成的感受、规则、交流、观念。

  很多年来,就因为我离开父母搬到加州,并且在那里结婚安家,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不称职的儿子。我真心认为,如果我不能把父母置于我生活的首位,909彩票||http://www.et-audio.com K2网投||http://www.yidegj.com 520彩世界||http://www.oukod.com 7A彩票||http://www.jxts88.com BB彩票||http://www.muyixianju.com我就是个不称职的儿子。我父母从来没和我这样说过,但这的确是他们教给我的。所以无论他们对我的妻子多么不好,我都没有顶撞过他们。我真的认为,做儿女的,应该接受,或者说承受父母给予的一切,无论他们怎样对我,我都应该顺从他们,我就是他们的奴隶。

  父亲的行为让金意识到:女人不依附男人不行,而不知不觉中,母亲又在她心里强化了这一观念。这一观念让金一直依附于她强大的父亲,结果她失去了自尊,也没能和父母建立健康的关系。

  例如,如果父母认为离婚是错误的,那么继承了这种观念的女儿很可能会把自己束缚在一段没有爱的婚姻里。但是我们可以质疑既有的观念,女儿可以问自己“离婚有什么错”,在寻找答案的过程中她可能会逐渐推翻父母的观念。

责任编辑:赵明

电视剧《都挺好》剧照电视剧《都挺好》剧照《原生家庭:如何修补自己的性格缺陷》,[美]苏珊·福沃德 克雷格·巴克/著 黄姝 王婷/译,北京时代华文书局│阳光博客,2018年8月  《原生家庭:如何修补自己的性格缺陷》,[美]苏珊·福沃德 克雷格·巴克/著 黄姝 王婷/译,北京时代华文书局│阳光博客,2018年8月

  我们对家里的规矩盲目地顺从,因为不这样做,我们就背叛了家庭。与对家庭的忠诚相比,对国家、政治理想和宗教的忠诚在强度方面就相形见绌了。我们对家庭都十分忠诚,这种忠诚把我们和家庭系统,和我们的父母,和他们的观念紧密相连。正因为这种忠诚,我们去遵守家庭的规矩。如果这些规矩是合情合理的,就可以为一个孩子的健康发展提供伦理道德的框架。

  金,前面提到过,她被喜怒无常的父亲随心所欲地用金钱控制着,也被父母灌输了很多隐性的理念,她描述道:

  迈克父母的行为传递了他们的理念,即父母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虽未说出口,他们却将这类观念灌输到了迈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