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金四少”事件,中国足球早年的荒唐和混乱

(图)“拜金四少”中的王赟和华尔康,都来自于上海中远俱乐部

这场比赛上半场伤停补时阶段,国青队获得了一个右路角球,这个角球需要郭亮来主罚,当时郭亮还在左路,王宝山大声呼喊郭亮,但郭亮双腿真的灌了铅,没等他跑到角球区,等不及的主裁直接吹响了中场哨。汪嵩回忆道:“当时在西亚比赛,气温很高,王宝山的训练量本身又有问题,跑不动太正常了。”郭亮的行为也让王宝山怒不可遏,赛后,他直接将“拜金四少”这个词语捅给了媒体——国内舆论场毫无征兆地炸了锅。

“跑不动就叫做消极比赛!写出来,你们每个人写份检查。”

“你么几个是不是经常在一起?”

【多哈升级魔鬼训练,王赟提意见导致“拜金四少”事件】

国青队回国后在香河对亚青赛之旅做了总结,王宝山这样交代队伍失利的原因:“教练组在赛前对困难估计不足,队员对大赛缺乏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在压力的影响下,造成了技术动作的变形,另外队员不能完全理解教练员的战术意图,导致了比赛的失败……”对此,当时一位国青队队员接受采访表示:“说我们心理素质不行,我看他的心理素质最有问题。或许是国家队、国奥队接连在重大比赛中的失利给王导带来了巨大压力,球队到达多哈后,他明显比平时紧张许多。”

中国国青队将要在2002年10月17日迎来亚青赛的首个对手叙利亚,9月底,为了进行更好的备战,国青队前往阿曼参加了八国赛。八国赛国青队打得不错,但从9月26日到10月5日,10天时间国青队打了5场比赛,消耗之大可见一斑。汪嵩对于那种疲劳度时隔十多年仍旧记忆犹新:“八国赛打了5场比赛很累,打完以后几天就要打亚青赛,按照道理来说需要进入一个调整期,那时候不像现在知道什么科学训练……”

为什么要选择从王赟下手,此后多年王宝山谈到:“球队比赛,就好像军队打仗一样,我让往东,你偏往西,那我还不只有把你给毙了?”枪打出头鸟这话说得一点没错,此后多年王赟直指自己那次“直言”很幼稚:“可能当时在俱乐部一直是外教,沟通上直来直去惯了,去了国家队,本土教练带队,沟通上还是不太注意,大家产生了一些误会。其实当时正是中国足球的一个顶峰,我们那个年纪,谁不希望代表国字号球队有所作为?”

“扒皮是我的风格之一,我还要继续扒他们的皮。”国青队出征卡塔尔多哈之前,在香河基地进行了长时间的备战。在这里王宝山获得了一个外号——“王扒皮”。王宝山高调地对队员实行魔鬼训练,每天都要进行累计至少10000米的混氧跑。即便暴雨如注,队员们也要完成10到12组短距离和中距离冲刺,冲刺距离有200米、400米和800米。最多的时候王宝山将奔跑距离提到了2万米。

队内气氛因为这件事情变得糟糕,更可怕的是,魔鬼训练还在继续。第二场比赛迎战越南队,国青队员跑动十分不积极,多次丢了球都不回追。最终国青队在领先两球的情况下被越南队将比分扳成2-2。

还是那句话,艰苦训练的道理谁都懂,可别忘了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十八九岁的小孩儿。身体和心理的疲劳、压力日积月累,国青队尚未出征卡塔尔多哈,每个队员对于王宝山教练组的训练、管理模式就颇有微词。

对于“拜金四少”事件,当年威武的拿着电推子给所有人剃头的杨昊,他经历了整个过程,总结起来他说道:“那时候就是因为胡说八道。” 当时迷雾重重,如今拨云见日。

“天天这么大强度的体能训练,弄得这些队员现在恨不得杀了我”,至于为什么要大兴魔鬼训练,王宝山则这样解释:“这是我个人对足球的理解。我认为,足球这个运动如果没有良好的体能基础,一切都是空话一句,想要在战术和个人技术上有所发挥,必须要有体能作保障。日韩世界杯上,日韩的体能就说明了一切。”

“比赛(亚青赛)还有三四天的时候,说要上量。”杨昊和汪嵩对于那个噩梦永生难忘:“四个五十米,方块的,27秒!”大战在即,王宝山决定再狠狠的抱一下佛脚。

老一代球迷很多人都听过川足名宿魏群的“大侠事迹”,只要对魏群球员时期的事迹有一知半解,无不感叹——那时候的中国足坛就是一个江湖。世纪之交,中国足坛还诞生过一个充满江湖气息的词语——拜金四少。这个词汇背后的故事很多,它充满无奈和讽刺,足以凸显中国足球那个时代的一些特征。

【报到后第一件事立马剃板寸,“队员恨不得杀了我”】

站在王宝山的角度上,这十分有必要,但道理每个人都懂——要是你爸妈在你十八九岁的时候,成天要求你只能剪板寸,你做何感想?真的不会有情绪吗?

2002年10月份,第32届亚青赛在卡塔尔多哈举行。当时王宝山挂帅国青队,出征卡塔尔之前王宝山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10月的亚青赛决赛首先是确保取得前四名,拿到明年世青赛的门票,有可能的话我们也要全力冲击冠军,为中国足球圆一个亚洲冠军梦。”王宝山的豪言壮语一时间登上媒体头版头条,但卡塔尔亚青赛的征程尚未结束,王宝山又主动向媒体捅出了一个词语——“拜金四少”。

当初汪嵩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王宝山要拿我们四个开刀呢?“最后我稍微大了一点我懂了,后来我明白了,909彩票||http://www.et-audio.com K2网投||http://www.yidegj.com 520彩世界||http://www.oukod.com 7A彩票||http://www.jxts88.com BB彩票||http://www.muyixianju.com所谓拜金四少,因为我们四个人是当时仅有在甲A踢主力的。”其他人回国也挣不了钱,但汪嵩当时的俱乐部队友刘成向媒体透露:“说他是为了想早点回来挣钱的人简直连一点常识都没有。你知道汪嵩一个月在俱乐部挣多少吗?900块!别以为打甲A的都是百万富翁,谁会为了这点钱连自己的前途都不要了?”

“这就叫做拉帮结派,知道吗!”

(图)当年背锅的王赟,如今已经成为上海申花助教

83国青成立最大的使命就是2002年的亚青赛。随后队伍解散,当年“四少”俱乐部的老总赶到足协求情,希望足协不要从联赛层面对小球员进行惩罚。尽管足协没有进一步扩大事态,但四人的职业生涯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影响。汪嵩感叹道:“18、9岁的孩子背这么大名号,新闻一出来影响特别差。后来,郭亮与国字号无缘,华尔康不踢了,王赟好不容易进国家队还进个乌龙球,我的命运还不算那么坎坷。”

“输给叙利亚队后,王(宝山)导让我们自己总结比赛失利的原因”,当时国青队的一位队员回忆道。由谁向王宝山倾泄意见最好呢?当时王赟尽管才19岁,但他早已经在上海中远打上甲A主力。天赋异禀深受当时中远主教练、法国人勒鲁瓦宠爱,勒鲁瓦很鼓励球员对自己提出意见,道出自己的真实想法。王宝山突然变得如此“温柔”,心直口快的王赟将所有队员对教练组的意见一吐为快。

人心惶惶,国青队根本无心应战。第三场比赛2-0击败卡塔尔以小组第二勉强出线。淘汰赛遭遇沙特,国青队1-4惨败无缘亚青赛四强。张健强早在第三场小组赛前就到了多哈,汪嵩等人满心欢喜的迎接“救命恩人”,谁知来的却是假包公。

亚青赛一开打,大问题来了。

汪嵩的职业生涯长时期长发飘飘,即便现在成了老将也经常赶赶时髦烫头。要给他剃板寸无异于押他上断头台,当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