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荷兰国脚与病魔抗争了五年,热爱生活的他还不想离开

当被问到是否会在某些时候感到害怕时,里克森答道:“承认这一点很难。我并不害怕死亡,但当我因为运动神经元病无法呼吸、窒息时,我确实感到害怕。”

维罗妮卡没有将里克森的病情告诉年仅6岁的女儿。“她认为她的父亲跟其他人不一样,已经老了。我宁愿她这么认为,因为她太想念父亲了,我不想让她太难过。”维罗妮卡说,“所以我不想让她心烦,解释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明白父亲不能说话,不能走路,但我觉得她还没有意识到父亲将会死去。”

里克森在这种状态下生活已经超过5年。运动神经元病是一种罕见、无法治愈并且致命的疾病,它会损害神经和肌肉功能——当被确诊患有运动神经元病后,一半患者在两年内死去,三分之一的患者在一年内死去。

里克森在晚上8点前抵达活动现场,维罗妮卡用轮椅将他推进一个房间,250人起身为他鼓掌,其中包括他在流浪者队的前队友格雷戈里-维格纳尔和纳乔-诺沃。“我总是说,我希望我的球队里有11个里克森。”诺沃说道,“你看看他吧,他仍然在战斗。”

里克森仍然喜欢在电视上看足球比赛,并与自己曾经效力的几家俱乐部保持着特别的关系。锡塔德福图纳于2014年为里克森举办了一场纪念赛,将一座看台以他的名字命名,还在去年为他树了一座雕像。流浪者队也曾多次邀请里克森回到主场球馆观看比赛,还在2015年1月份为他组织了一场慈善赛,到场观战的42000名观众都热泪盈眶。“他们都太棒了。如果我向他们索要门票,他们就会为我们安排好一切。”德瓦莱斯说。

“我们订了早上7点钟的返程航班。”维罗妮卡回忆说,“伊莎贝拉以为费尔南多(里克森)也要跟我们一起回家,所以当有人来接我们时,她说,‘为什么我们走,爸爸不走呢?’我们三人都哭了。在家里,每天她都还会问爸爸什么时候回家,这太令我难受了。”

里克森曾经入选荷兰国家队,担任过格拉斯哥流浪者队长,还曾为锡塔德福图纳、阿尔克马尔和泽尼特效力。2013年10月,里克森被诊断患有运动神经元病,当时他被医院告知寿命只剩下18个月。如今里克森无法说话,身体几乎无法动弹,但他仍在接受采访,偶尔甚至开玩笑,展现了非凡的勇气。

这些故事都很有趣,里克森在讲述时似乎也很开心。里克森通过自助晚餐后的一次拍卖筹集了几千英镑,而他也乐意与活动现场的每个人合影。

虽然身体状况糟糕,但里克森经常出现在公众面前,分享自己与疾病抗争的故事。在圣安德鲁临终关怀医院接受采访后的当天夜里,里克森就又在距离流浪者队主场埃布罗克斯球场大约半英里的Tradeston前军人俱乐部现身,参加了一场筹款晚会。里克森告诉我们,他仍然“热爱被关注”,这种活动的热烈氛围让他觉得“就像参加一场杯赛的决赛”。

(图)2003年,荷兰队与阿根廷的一场比赛前的合影,前排左起第三名球员是里克森

里克森在踢球时从未为退役后的生活做准备,更没有预料到自己会罹患运动神经元病。虽然里克森职业生涯累计收入达到了几百万英镑,但除了与第一任妻子格拉茜拉(Graciela)共同拥有的一套西班牙房产(由于财产分配方面的法律纠纷,双方一直在打官司)之外,他几乎一无所有。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在球员时代的生活太奢侈了。“是的,我烧了一座珠穆朗玛峰的钱。”里克森在自传中写道,“但至少我很享受。”

编者按:费尔南多-里克森是一名前荷兰国脚,共12次代表荷兰国家队登场比赛,909彩票||http://www.et-audio.com K2网投||http://www.yidegj.com 520彩世界||http://www.oukod.com 7A彩票||http://www.jxts88.com BB彩票||http://www.muyixianju.com职业生涯曾效力格拉斯哥流浪者、阿尔克马尔、泽尼特和锡塔德福图纳俱乐部。在2013年10月份,里克森被诊断患有运动神经元病,从此开始了与病魔的抗争。近日,英国媒体《卫报》对里克森做了一次采访,在一篇文章中讲述了里克森的生活现状。全文如下:

有一回,在一场欧冠比赛前夜,里克森将时任流浪者俱乐部主席的约翰-麦克兰推进了雅典的一个游泳池。还有一回为了避免迟到,里克森乘坐直升机参加球队训练……某天夜里在格拉斯哥,里克森喝龙舌兰酒醉倒了,醒来后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身旁还有个女人。里克森不知道自己在敌人的地盘。“她让我看窗外,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帕特海德!(注:苏超劲旅凯尔特人主场)”

在距离格拉斯哥大约8英里的艾尔德里市圣安德鲁临终关怀医院,费尔南多-里克森用眼神回答我们的问题超过1个小时,他已经有些疲惫了。随着这次采访接近结束,我们问他还想补充些什么,而经过短暂的停顿后,他用眼神在语音电脑的屏幕上方选词,拼写了这样一句话:“问我妻子吧,这样我就能得到一些积分了!”

当时的情况是:荷兰在一场比赛中2-0战胜白罗斯,赛后喝过头的里克森忘了住酒店的哪个房间,在回到自己的房间前踢了范尼的房门。里克森匆忙收拾行李赶上球队大巴,不过从此再也没有入选过荷兰国家队。

文章来源:《卫报》

里克森的脸上露出微笑,双眼闪烁着光芒,仿佛房间里充满了欢声笑语。虽然残忍的绝症导致里克森身体状况极度恶化,但42岁的他显然没有失去幽默感。

当时间接近晚上11点时,里克森在人们的掌声中离开。这次筹款晚会必须成功,因为里克森没钱了。“我们只有他的养老金,每个月1300欧元。这就是我们的所有生活费用。”维罗妮卡说,“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参加这些活动。”

里克森思维清晰,愿意直率地谈论任何话题,包括安乐死。安乐死在荷兰是合法的。“我理解为什么有人会选择安乐死,但我没有那种想法。”里克森说,“我太热爱生活了,还不想离开。”

虽然房间里放着几张宗教图片,但里克森承认他很难相信上帝。“我尊重每个人的看法。但就个人而言,我不太信宗教,尤其是在被诊断患病之后。”他说,“我认为任何一位神都不会让任何人来承受这一切。”

里克森带着他的语音电脑,在筹款晚会上讲了几个让人捧腹大笑的故事。

里克森也很清楚自己的病情。他告诉我,那些认为死亡对他来说更像解脱的人“完全正确”,但他从未设想过那一天的到来。“不,我没有那么想过。我不愿想得太远,只想一天一天地生活下去。”

如果你了解球员时代的里克森,那就不会对他对生活的热情,以及对于运动神经元病的“不投降”态度感到惊讶。里克森在球场上像一个战士,在球场外则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在自传《战斗精神》(Fighting Spirit)中,里克森承认他“每天都想彻夜摇滚,参加派对”。里克森就像在快车道上过日子,花钱如流水,他还承认也许“在酒精、药物和女孩打交道时有点太夸张了”。

里克森无意博取人们的同情,也没有时间自怜——“为自己感到难过对我没有任何帮助”——但他心中仍有许多其他情绪,包括愤怒。“我对这种病感到愤怒。”他说,“我之所以愤怒,是因为我不得不依赖于其他人。我无法再独自做任何事情了。很沮丧。”

6岁的女儿伊莎贝拉(Isabella)是里克森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在里克森身前电脑旁边的托盘桌上,放着伊莎贝拉的一张加框照片。几周前,伊莎贝拉到医院看望里克森,在父亲的衣柜外面贴满了家庭合影。在房间其他地方,你还能看到人们送给里克森的祝福卡片;他的床上铺着流浪者毛毯,一张椅子的后面悬挂着锡塔德福图纳围巾,而椅子旁边是一套两座的沙发,里克森的妻子维罗妮卡(Veronika)到医院看望他时就躺在沙发上睡觉。

作为一名右后卫,里克森在效力流浪者期间赢得七座冠军奖杯,还曾帮助泽尼特夺得四座奖杯。里克森代表荷兰国家队踢了12场比赛,但若非2003年在明斯克的一家脱衣舞夜总会酗酒过度,他在荷兰队的出场次数肯定远远不止这个数字。

里克森不愿将自己视为励志人物,他认为公众对他的看法之所以发生改变,只是因为一个细节。“过去他们觉得我很疯狂,现在他们觉得我是一个患有运动神经元病的疯子。”

那天晚上,里克森的自传代笔作者和好友文森特-德瓦莱斯(Vincent de Vries)也观看了电视直播。“在节目播出的前十秒中,很多人都在推特上写道:‘瞧那个蠢货,他又喝醉了。’然后费尔南多说:‘我患了运动神经元病。’所有人的看法都变了,他成了一位英雄。”德瓦莱斯说,“那是2013年整个荷兰的最感人电视时刻。”

里克森曾经酗酒如命,这也解释了在2013年10月份,当里克森在一档电视节目中推广他的新书却似乎吐词不清时,为什么很多人以为他又喝酒了。在几个问题后,主持人问他为何说话如此缓慢,里克森情绪激动地说,他刚刚被诊断患有运动神经元病。

作为一名前职业球员,里克森曾经结交了许多酒肉朋友。但如今除了代笔作者文森特-德瓦莱斯和荷兰人罗伊-卡内兹(Roy Knez)之外,与里克森经常联系的人并不多。“我猜,他没有太多朋友。”维罗妮卡说。里克森的其他家人也不经常与他联系,不过维罗妮卡不愿谈论原因。

伊莎贝拉年龄还太小了,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维罗妮卡是俄罗斯人,在里克森效力泽尼特期间与她相识,她向我们讲述了和伊莎贝拉第一次到医院看望里克森时的情形。

现场绝大部分人都是流浪者队球迷,不过在当晚的活动期间,一名凯尔特人球迷接过麦克风说了这样一番话。“费尔南多,你在踢球时曾经是我们的眼中刺。”他说,“但我非常尊重你,这也是我今晚在这里出现的原因。你让我深受鼓舞。”

“我还活着,这没什么特别的。”里克森说,“有人照顾我,我只需要坐在这里,告诉他们该做什么。”

但所有人都对里克森身体状况的持续恶化无能为力。“此前我从未听说过运动神经元病。”在里克森确诊后六个月与他结婚的维罗妮卡说,“我只是祈祷那不是癌症。但现在……我不能说我希望他患癌症,然而我永远不希望任何人患运动神经元病。这太可怕了。如果你得了癌症,至少还能说话,能走动,病情可能会缓解。但一旦患运动神经元病,那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今年1月份,包括前意大利前锋马尔科-内格里在内的几名前流浪者球员曾到医院看望里克森。当被问及看到内格里、罗纳德-德波尔和阿尔贝茨等前队友时有何感受时,里克森说:“我百感交集。我总是很高兴看到大家,但他们也让我想起了我再也不能做的事情。”

里克森一家住在瓦伦西亚附近。去年10月份,里克森在飞往格拉斯哥参加一次筹款活动后精疲力尽,他迫切希望回家,但由于身体状况恶化,这已经不可能了。圣安德鲁临终关怀医院是一家由政府提供部分资助的慈善机构,只有这家医院才能为他提供必要的全天候医疗服务。里克森将在这里度过余生。

语音电脑改变了里克森与外界沟通的方式。里克森坐在床上,用枕头支撑着脖子,有时候需要花几分钟时间才能“写”完答案。他的眼睛就像鼠标,语音电脑让他可以浏览网页,发送WhatsApp消息,并表达他的想法。

posted @ 19-03-22 08:00 admin  阅读:

Powered by 冠军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